耽美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hp以快乐之名 > 第42章 一次久候的邀约
    知道了要面对什么,想方法也就容易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显然,哈利不可能跟一条龙硬拼,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些额外的小技巧。

    冷静下来的德拉科还是很靠谱的,他挥动魔杖,用飞来咒召唤来了自己放在不远处的一本书,“你可以直接用这种方法把舅舅给你买的火□□召唤过来,如果在骑上扫帚能用魔杖的情况下还过不了关……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也该换人了。”

    艾丽萨不知道哈利如何习惯德拉科这种别扭的善意,能感觉到他突然轻松了很多,或许是因为不再惧怕未知的可能。

    哈利准备把比赛内容告诉迪戈里的想法得到了小蛇们的一致赞同,既然大家都在作弊,霍格沃茨的勇士可不能有个弄不清楚情况的。至于比赛时候用什么方法通关,这就要看个人了。

    三强争霸赛第一个项目开赛的时候,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艾丽萨没有加太多衣服,只是提前用上了保暖咒。今年的她依旧比其他人更容易感觉到寒冷,乔治觉得不对劲就拉着她去了医疗翼。庞弗雷夫人检查了很久,才确定是二年级时受过的伤害稍微改变了艾丽萨的体质,幸好这并不会影响艾丽萨的身体健康。艾丽萨现在都不敢回忆当时乔治的脸色,阴得都要滴下水来,她只能在心里庆幸,庆幸家人不知道,否则第一惨的是洛哈特,第二惨的就是她本人。

    紧了紧巫师袍,艾丽萨看向校董席那边,发现马尔福夫妇和西里斯都来了。他们大概已经知道哈利要面对的是龙了,这种心照不宣的作弊真是让人……感觉不错。

    第一项比赛的内容是偷取金蛋,卢多·巴格曼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艾丽萨真的松了一口气,虽然龙蛋比金色飞贼大上不少,但是骑上火□□的哈利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着一声炮响,迪戈里上场了。

    “他看起来很紧张。”艾丽萨从望远镜里注意到了迪戈里的面部表情。

    “毕竟这是龙,艾丽萨,就算提前知道了会面对它,紧张也是自然的……不过,德拉科大概是例外。”达芙妮偏头看了看正在跟潘西说着话的德拉科。

    艾丽萨顺着达芙妮的视线看去,直观感受到了德拉科的兴奋劲儿,她好奇地凑过去听了听。

    “……来自瑞典,主要生活在瑞典北部山区。外表是银蓝色,鼻孔能喷出蓝色的火焰……”不太懂潘西为什么能听瑞典短鼻龙科普听得津津有味的艾丽萨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观看比赛。

    迪戈里选择用变形咒把石头变成狗吸引龙的注意力,不得不说那变形咒很不错。阿尼玛格斯进度有些停滞的艾丽萨安慰自己,毕竟只有四年级,不要去跟七年级中的佼佼者比,太伤自尊。

    虽然拿到了龙蛋,但迪戈里还是被烧伤了,因为那条龙中途改变了攻击对象。艾丽萨承认,三强争霸赛真的挺危险,起码魁地奇比赛不用担心被龙炎灼伤,甚至危及生命。

    之后的德拉库尔和克鲁姆也都使用了魔咒让龙打瞌睡或是视力受到妨碍,最后拿到了金蛋。克鲁姆那道精准打向龙眼的眼疾咒让艾丽萨不自觉为他鼓掌,怪不得能让查尔斯乖乖听话,克鲁姆可不只是魁地奇方面有强悍的实力。出于好奇还是和达芙妮换了位置,听完威尔士绿龙和中国火球龙科普的艾丽萨终于等到了哈利的出场,她想再听一下关于这只龙的介绍,德拉科却沉默了。

    “匈牙利树蜂龙,”过了一会儿,他吐出这个名字,然后泄愤似地捶了一下手边的栏杆,“运气够差。”

    艾丽萨一惊,“很危险?”

    “火龙中最危险的品种,”德拉科说完,又捶了下栏杆,咕哝了一句,“什么运气!”

    艾丽萨放下了望远镜,她并不需要注意哈利的表情,只要能看到他胜利就好。

    哈里的飞来咒用得极为娴熟,火□□乖乖从看台上飞到了他的手边,艾丽萨觉得紧绷起的心松下了一点,“哈利没问题的。”

    当哈利被树蜂龙伤到时,德拉科冷哼一声,“你还觉得他没问题?”

    “德拉科,控制下情绪,”艾丽萨听出了他声音发颤,其实她也被刚才那幕吓到了,但此时,她能做的只有坚定地相信,“哈利是一个优秀的找球手。”

    哈利拿到蛋后,艾丽萨先布雷斯一步拥抱了达芙妮表达自己的激动,至于卡卡洛夫那瞎子都能觉出不公平的四分,谁在乎呢?

    “赛琳娜,你答应了谁的邀请?”艾丽萨拉着赛琳娜看邮购手册,准备挑选圣诞舞会的礼服。单单她知道的,斯莱特林就有好几个男生想要邀请自家姐姐了。不可否认,这和自家姐姐快要住到魔药办公室有很大关系,很多人都想向她讨教一下怎样可以在面对斯内普教授时能表现得更沉稳一些。当然,赛琳娜的个人魅力也是没得说,尽管她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着一张脸,但那骨子里散发出的和辛西娅一样温柔的气质,能吸引到太多的目光。

    “我不打算找舞伴,一个人去就行。”赛琳娜轻挥魔杖,目光快速掠过一件件礼服。

    艾丽萨凑过去看,发现赛琳娜翻到的那一页,有一件美丽张扬的红色大摆裙。她拿魔杖点了点,那礼服的立体虚影立马呈现在两人眼前。

    “这件不错。”艾丽萨觉得赛琳娜可以穿一件突破平日风格的礼服。

    赛琳娜微皱眉头,“如果你穿的话,跟乔治的头发颜色不会太顺吗?”

    “我是说你穿啦,而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