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血杀十字恋 > 第十六节 另一世界
    在这件事之后十三和孙斌算是一战成名,孙斌也理所当然地和吴依绯走到了一起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十三还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谁知道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至少他的目的与孙斌是不一样的。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傍晚,十三与孙斌在那一次的胜利之后第一次地只有两人的在学校某处会面了。是十三叫上孙斌去的。孙斌有些摸不着头脑,十三到底这样子找他见面会有什么事?最近一切都是风平浪静,他们之间有什么话要说也并没有必要做得这么认真。可是十三既然找他来了,总不会一点事都没有。

    “你叫我来做什么?”孙斌问道,声音在空旷的阶梯教室里一遍遍地回想开来。这间教室里一片昏暗。大门是由四部分组成的一个“田”字型。现在大门微微打开,夕阳的光辉从打开的大门里面射进来,在阶梯教室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十字架,以黑暗为背景印在桌子、椅子上。

    “其实我一直到现在,对那件事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十三开口了。他就站在那个金色的十字架中间,仿佛审判之神沐浴着金色的夕阳的光辉。

    “什么事?”

    “还是那个问题——不过得重新问一遍了。”十三居高临下地望着孙斌缓步走下阶梯,“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孙斌死死地盯着十三,没有说话。

    “其实,我很早就忽略了一个人,因为他没有足以让我信服的动机去创造一个血杀十字——以至于我对于他完全地放松了警惕。虽然他暴露出了一些疑点,可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他与这之间真的有着什么联系。虽然我还是采取了下意识的防范措施,可是我却一直认为他没有可能。直到……”十三走到孙斌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与他并肩而立,只是所朝的方向却是相反的,“直到那个家伙告诉了我真相。”

    孙斌转过头看向十三,眼中升起了些许恐惧。

    “是你吗?其实戴予阳只是个棋子,那么幕后黑手,是你吗?”十三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孙斌,质问道。

    “你信了吗?”

    “我原本是不信的,但是你还记得戴予阳的笔记本上最后几页的那些数字吗?那些数字,其实是二进制,它们告诉了我去哪里找到证据。它们所表示的地方,就是戴予阳存放着和你之间的通信与他的作案道具的地方。”

    他果然……没有把那本笔记销毁吗?所以说,他早就料到这一天了是吗?要和我同归于尽吗?孙斌的内心剧烈地翻腾着。

    “我确认过那本笔记的字迹了,确实是有一部分是你的。我也不知道你居然如此精通心理学,可以说服他去杀死一个他爱的人。其实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是戴予阳,他只是个棋子。你的计划是要他去犯下凶杀案,然后自己再去破解掉它。而戴予阳在平安夜那天与我们谈话后终于良心发现,对继续执行你的计划于心不忍,所以尝试着杀死你,终止血杀十字恋这个计划。只要杀死你,就无人知晓这件事了,但是他只是一时冲动所为,完全没有想过我仍旧可以独自完成侦破工作。可是我却出手阻止了他杀死你。于是他决定自己留下破绽,让我们去把他送入监狱,以献身的形式来终结这个计划,顺便为被他杀死的人赎罪,尤其是第一个受害人,因为他真的很爱她。”

    “所以,平安夜晚上你叫徐桓和周龙飞来做我们的助手不只是为了辅助我们调查?也是为了提防是吗?”

    “没有错。”

    孙斌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右手突然执着一把美工刀向十三的心脏刺过去。

    但是下一刻孙斌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牢牢地抓住,脚踝被狠狠踢了一脚,然后整个人体都腾空而起。孙斌在空中完成了270度的转体后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右手中的刀子也因为这一下被震飞了。他明白,十三完全预料到了这一刻,早已做好了应付的准备,他一点胜算都不存在。在那一天凌晨,他做的噩梦里的那道遮天蔽日的身影终于浮出水面。真正会会掉他苦心经营的世界、从他手中夺走吴依绯的,并不是戴予阳那个任他摆布的棋子,而是十三这个与他出生入死的伙伴。

    孙斌摔得有些喘不过气,十三蹲下身子,注视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你是幕后黑手的话,就必然有动机。但是目前我能找到的你的动机只有一个,我只想问你,这么做值得吗?——只是为了追求吴依绯,赔上两人的性命、一人的前程,值得吗?”

    孙斌苦笑了一下,强忍着浑身摔伤的酸痛,微笑着对十三说:“你要是这么问我的话,我觉得值得。正是因为觉得值得才会去做的。”

    “这样吗?”十三点点头,起身去捡起了那把刀,转身离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那道金色的十字架当中。曾经同样有一个人在孙斌的眼中消失在那边,那时的那个人是被他毁灭,现在的这个却是把他毁灭。孙斌无力地坐起,眼角透露出了深深的倦意,感叹道:“这就是命吗?”

    孙斌一步一步地走回教室,他知道,十三恐怕已经把真相公之于世,而吴依绯也将要离他而去了。到头来一切终成空。

    回到教室的时候,一群同学围在教室里,像专程等着孙斌来似的。看到孙斌来了,吴依绯从人群中走出,严肃地注视着孙斌。

    孙斌苦笑道:“你们都知道了吗?”

    “是啊,都知道了。”吴依绯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