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数据封神之我为赵公明 > 第二十三章 焚江煮海 1
    赵广双眸一眯,目光看着眼前海蚌妖冷笑道:“如果你还想继续活着了话,那么现在立刻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赵广凌厉的目光下,海蚌妖再也承受不住死亡的威胁,立刻将甘渊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道出。

    原来自从帝俊陨落后,妖族没落几乎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昔日辉煌的天庭也已经成为他人之物,十大金乌陨落其九,妖师鲲鹏隐匿不出,眼看妖族已经是一片散沙,这昔日的天后羲和也自然成为了其他人眼中的目标。

    东海龙王熬因便是其中一位,四海龙王本来便是龙、凤、麒麟三族大战后所残留下来的族群。

    龙族说是为妖族,但也并不是妖族,心中还是对自己昔日龙族霸主的辉煌挂念不下,虽然口上对昔日天庭臣服,但巫妖大战之时,龙族可压根都没有参与。

    这也让龙族保全下了极大的实力,待帝俊陨落后,受益者之中龙族也是其中一份子。

    而甘渊便是在东海龙王敖因的地盘上,要知道龙性本yin!加上昔日天后的身份,立刻就成为了敖因的目标。

    不过羲和随即封闭了自己所在的行宫,那座琉璃仙宫乃是帝俊赢取羲和之时所花费无数天材地宝所打造,连敖因也对此丝毫没有办法。

    故此就干脆带着一行人时常居住在此,每天不是派人游说,就是自己上门大喊,表示愿意让羲和成为龙宫之母,示意羲和开门。

    至于海蚌妖,作为曾经跟随在羲和身旁的老妖来说,这当然也是一个翻身的机遇,故此当机立断就投身熬因,故此还得到了熬因的重重赏赐。

    之前看到赵广,海蚌妖本来以为打发几句就打发走了,却不想赵广执意要下来,这才让海蚌妖心中不免动了杀机,毕竟就算是帝俊已经陨落,这天下也没有人会来为羲和出头。

    可再怎么说也是昔日天后,这件事传出去势必会引起天下妖族所不满,熬因可凭借龙族势力安然无恙,可他这个背信忘义之人只怕下场未必会好到哪里。

    赵广脸色阴沉,得知事情真相后双瞳中更是透出难以压抑下的暴虐,哪怕羲和与自己的关系并不是那么深重,可毕竟也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亲身母亲,那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注入骨子里的。

    自己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这份亲情也自然会被继承下来,只是平时会被赵广可以疏漏而已,但此刻眼前海蚌妖的话却是点燃了赵广心中无限的火焰,去他娘龙王,今天不把他抽筋扒皮自己誓不为人。

    当即目光看向海蚌妖道:“好!我不杀你,你就自己从下面爬上来吧。”赵广根本不给海蚌妖任何求饶的机会,直接将其塞进海蚌中,随即一脚将海蚌踹下眼前深渊。

    转过身来,赵广心中怒气蓬发几乎要从胸口炸开一样,赤色金炎滚滚燃烧,将四周海水瞬间气化,目光一闪,漫步向着甘渊深处走去。

    “羲和!您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昔日不过是帝俊仗着有些权势看上你而已,现在你不过是落魄之人,我熬因看上你也是你修来的福气,现在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上天入地你那里也去不了,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

    甘渊深处,熬因身穿金灿龙袍,头戴珠帘王冠,目光盯着眼前这座水晶大门不甘心的大吼起来。

    眼前的琉璃仙宫纵然是寻遍洪荒也是难以找到第二件的珍宝,里面的绝色美人,简直让熬因为之疯狂,可自己都困住此地已经数年时间,却始终不见眼前大门开启过一次,哪怕是一道小小的缝隙。

    看着眼前紧闭大门,熬因不禁又气又恼,就在这时熬因不禁感到一阵口渴,似乎是四周温度都上升了许多,不禁让心中烦躁更加上火,喝道:“怎么这么热,给我那冰镇的酒来!”

    熬因说罢转过身正要喝骂,却是忽然一愣,眼前海水翻腾,远处一股赤红之光冲霄而起,将四周海水渐渐煮沸起来。

    “那是什么??”

    熬因脸色一沉,不禁疑惑起来,仔细打量便见远处一位身影漫步而来,步步间卷起滔天赤色金炎,一股浓郁杀气从中散发。

    几位跟随在熬因身旁的侍卫脸色一沉,快速拦在赵广身前一指赵广喝道:“大胆,竟然敢搅乱东海,还不速速伏法认罪。”

    这几位侍卫都是熬因身旁的禁卫,每个人实力都在天仙左右,加上本身也是蛟龙之躯,目光甚高想来不把其他妖族看在眼中,此时打量赵广却发现赵广似乎修为平平,根本不见仙光环绕,分明就是个普通散仙一般。

    熬因此时更是火大,骂道:“那里来的混蛋,也敢来我东海闹事,给我拿下关入死.。这.这不可能!”

    最后一个牢字还未出口,熬因脸色顿时一变,忍不住惊呼起来,因为此刻赵广已经抬起头来,让熬因看清了来者的相貌。

    剑眉星目,赤发金目,刀削的脸颊,冷峻的神情,几乎让熬因差点忍不住大喊出帝俊二字。

    不过待仔细看去后,熬因还是认出来者并非帝俊而是金乌,不禁眼中杀机浮现,若是再外面面对金乌他还惧怕三分,可现在这里是深海,无尽的寒冷和巨大的水压下,金乌会被克制到极点。

    就算是金仙又如何,到了自己的地盘也掀不起什么大浪,当即皮笑肉不笑的走上前道:“呵呵,这不是十太子么?不再太阳宫守着,怎么有兴趣来我这里了。”

    赵广脸色阴沉,抬起头目光看向熬因双瞳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