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护花医圣在都市 > 第103章 能不能别装逼
    第103章能不能别装逼

    在另一个四面环海的城市,刚开完第三场演唱会的吴靓靓蹲在太阳伞下面,满脸委屈,旁边经纪人钟大树拿把扇子扇得比打铁还卖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看,拍戏其实很简单,并没有别人说的那么辛苦。”钟大树苦口婆心,又是递水又是擦汗,生怕热坏了这个宝贝。

    这是个承包剧场,地点在海边,南方著名的沙滩景点。

    吴靓靓正是来这里看别人拍戏的,她原本并不想来,奈何钟大树软磨硬泡,实在是经不住他喋喋不休的唠叨,只好答应过来吹吹海风。

    剧组人员一个比一个大牌,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导演,还有如日中天的小鲜肉薛帅帅。

    吴靓靓像被抢了糖果的孩子,说不出的委屈,眉头紧锁,哼着窝囊气道:“这么简单你去演啊。”

    “唉哟姑奶奶,人家要是让我演,我早去演了,演戏多好玩啊,你看多热闹,圈子里大牌云集啊,关键是,凭你的人气,片愁绝对不比那个薛帅帅少。”

    “宝宝演技不好,不想丢人现眼。”吴靓靓两个粉拳撑着腮,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都什么时代了?现在谁还看演技?不都是看张脸吗?”钟大树继续忽悠。

    “宝宝要练歌,没时间。”吴靓靓还是不买帐。

    “这个你放心,现在技术进步了嘛,大把的替身,背景都是合成的,实在不行还可以抠图啊,你在家里拍个镜头,给人p上去就好了,占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不是欺骗观众吗?臭不要脸,你没看见那个抠图的演员都被人骂出翔了?”吴靓靓悻悻跺了跺脚道。

    “这怎么能算欺骗呢?演戏演戏本来就是假的嘛。至于骂归骂,问题是越骂越火,正好刷一波存在感嘛”

    “去死吧你,我死也不干。”吴靓靓别过脸,宁死不从。

    钟大树欲哭无泪,心想这姑奶奶还真是死脑筋,不开窍啊。

    “靓靓,庞总连剧本都约好了,资金也投了,只要你跟薛帅帅合作演了这部戏,人气绝对大涨,杀出亚洲指日可待啊”

    “谁稀罕了?没经我同意就约剧本,你怎么做的经纪人?回家种红薯吧你。”吴靓靓铳地站起来。

    “人家毕竟是老板,我能怎么样?你还是从了吧,演戏很简单的,台词都不用背,念1234567就行了”

    吴靓靓已经七窍生烟了,不要说她从未想过当演员,而且那剧本也看过,连床戏都有,想想都反胃。

    现在她只想找个人把庞天雄杀了,一句商量没有,居然就把自己往火炕里推。

    这时候薛帅帅在三个助手的簇拥伺候下慢悠悠溜达过来,谄媚道:“这不是靓靓吗?稀客啊,我们那部戏我看过剧本了,我觉得很有挑战性”

    “回家找你妈拍吧。”吴靓靓当众发飙,正愁找不到出气筒。

    至于淑女形象,她早就扔进垃圾筒了。

    回到专车里,吴靓靓把司机都赶了出去,然后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前程。

    以前她从来没为前程烦恼过,在艺校还没毕业,就被天雄影业相中提前签约,那时候梦想是当个舞蹈家,却误打误撞做了歌星,然后一路顺风顺水气势如虹,一发不可收拾。

    本以为等该赚的钱赚够了,就找个好欺负的小弟弟结婚,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辈子。

    但后来才发现,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例如这次被人强迫跨界当演员,吴靓靓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还不如做个普通人”想想出个门还要提心吊胆,身后保镖成群,到哪都有粉丝,偶尔还遇到几个变态,就没真正过过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吴靓靓委屈得眼眶都红了。

    钟大树就站在车窗外面,好几次想敲门,但看见她那副委屈样又不忍心,只好让她静静。

    “奇了怪了,演女主角哎,别人努力一辈子都未必有这种机会,你倒还委屈了”做了一辈子经纪人,钟大树从没伺候过像吴靓靓这样的怪胎,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

    吴靓靓捣鼓着手机,想找个朋友倾诉一下,却悲催地发现自己连个朋友都没有。

    这就不能叫委屈了,简直是绝望。

    倾刻间,梨花带雨,嚎啕大哭。

    钟大树简直吓坏了,这是什么情况,哭得这么伤心?他急忙叫司机开锁。

    但司机小哥大叔表示道:“靓靓说她想自己呆会,除非她自己出来,谁喊都不让开。”

    “你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钟大树气得声音都变了。

    “我肯定是听靓靓的啊。”司机大叔理直气壮道。开玩笑,人家是大明星,你一个经纪人神气什么。

    “她要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钟大树怒道。

    “她在里面能出什么事?”司机大叔在抽烟,好奇地往里面瞄了眼。

    “她自杀了!”钟大树吼起来,司机吓一大跳,赶紧拿出遥控钥匙按开门锁,结果却不是那么回事,一场虚惊。

    钟大树钻进车,一口气扯了六片纸巾给她擦眼泪,慌慌张张道:“你怎么了啊?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又没有逼你,有事好商量嘛。”

    吴靓靓的眼泪就跟暴雨一般,止都止不住。

    “你到底在哭什么?你现在功成名就,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你还委屈?”钟大树都有点受不了她的公主病了,好想骂人。

    “可是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吴靓靓抽泣得更厉害,连灵